第二十五章 基督復臨

基督復臨是教會有福的指望,是福音最高的境界。救主降臨是真實的,祂要親自降臨,是肉眼能見、普世性的。祂復臨時,死去的義人將要復活,並與活著的義人一同得榮耀,被接到天上。但那不義的人則要死亡。大多數的預言幾乎都已完全應驗,目前的世界局勢更顯明,基督復臨已經迫近了。但那時辰尚未啟示我們,因此我們要隨時準備好。 ──基本信仰第二十五條
“媽媽!”一個小孩上床時悄悄地講到她的心事:“我好想念我的朋友耶穌啊,祂什麼時候才來呢?”
  這個孩子不知道,她那小心靈中的渴望,乃是歷代信徒的心聲。聖經最後的話乃是即將復臨的應許。“是了,我必快來!”那位寫啟示錄的約翰,耶穌忠誠的友伴,又加上說:“阿們!主耶穌啊,我願你來!”(啟22:20)   看見耶穌!與那位比我們所能想像的更愛我們的主永遠在一起!結束地上一切的痛苦!與那些現在已經安息,屆時會復活的親友一同享受永生!怪不得自從基督升天之後,祂的朋友們都盼望那一天的來到。   有一天祂會來。但是甚至對聖徒們來說,祂的來到也會是一件出乎意料的大事──因為人人都在長久的等待中打盹了(太25:5)。上帝會在半夜,地上最黑暗的時刻,彰顯祂的大能,拯救祂的子民。聖經描寫這大事說:“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這聲音使大地震動,形成“自從地上有人以來,從沒有這樣大、這樣厲害的地震。”(啟16:17,18)山都震動,到處岩石墜落。整個地球像海中的波浪起伏。地面裂開,“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啟16:19,20)“天就挪移,好象書卷被卷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啟6:14)   雖然混亂落在物質世界,但上帝的子民因看見“人子的兆頭”(太24:30),就勇氣倍增。當祂駕雲從天而降時,眾目都要看見這生命之君。這一次祂來,不是一個常經憂患的人,而是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接回祂自己的人。那原來戴荊棘冠冕的額上,如今戴著榮耀的冠冕。“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啟19:12,16)   祂降臨時,可怕的絕望會抓住那些不肯承認耶穌為主、為救主,並在他們的生活中不肯接受祂律法要求的人。最令那些拒絕祂恩典的人感覺有罪的,莫過於那曾經如此忍耐地懇求的聲音“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結33:11)“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裏,向山和岩石說: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為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啟6:15-17)   但是那些長久尋求祂之人的喜樂,掩蓋了惡人的絕望。救贖主降臨,將上帝子民的歷史帶到其榮耀的頂點。這是他們蒙拯救的時刻,他們在喜極的崇拜心緒中喊著說:“看哪,這是我們的上帝,我們素來等候他,他必拯救我們。這是耶和華,我們素來等候他,我們必因他的救恩歡喜快樂。”(賽25:9)   當耶穌靠近時,祂呼召已睡的聖徒們從墳墓出來,並差遣天使“將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太24:31)世界各處,死了的義人聽見祂的聲音,就從墳墓裏復活──喜樂的時刻!   那時活著的義人都改變了。“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林前15:52)他們既得了榮耀,又受賜不死,就與復活的聖徒一起被提到空中,與他們的主相遇,留在祂身邊,永遠與祂同在(帖前4:16,17)。

一、基督復臨的確定性

  使徒們與早期的基督徒都認為基督復臨是有福的指望(多2:13;來9:28)。他們期待聖經中一切的預言與應許都在基督復臨時應驗(見彼後3:13;賽65:17),因為這是基督徒路程的重要目標。凡愛基督的人,都熱切期待那能夠與基督、天父、聖靈及聖天使面對面相會的日子。 1.聖經的見證   基督復臨的確定性,其根基為聖經的可靠性。基督離世之前告訴祂的門徒說,祂要回到祂父那裏去,為他們預備地方,但是祂應許說:“我……必再來。”(約14:3)   正如早有預言說到基督第一次降臨,祂第二次降臨在全部的聖經中也早有預言。甚至在洪水之前,上帝就告訴以諾,基督要在榮耀中降臨,結束罪惡。他預言說:“看哪,主帶著他的千萬聖者降臨,要在眾人身上行審判,證實那一切不敬虔的人所妄行一切不敬虔的事,又證實不敬虔之罪人所說頂撞他的剛愎話。”(猶14,15)   基督降生之前一千年,詩人就說到主會來收聚祂的子民。“我們的上帝要來,決不閉口。有烈火在他面前吞滅;有暴風在他四圍大刮。他招呼上天下地,為要審判他的民,說:招聚我的聖民到我這裏來,就是那些用祭物與我立約的人。”(詩50:3-5)   基督的門徒因祂復臨的應許而歡樂。在他們所遭遇的一切艱難之中,這項應許所帶來的保證,總能給他們帶來新的勇氣與力量。他們的主就要回來,帶他們回到祂父的家中! 2.第一次降臨所提供的保證   基督再來是與基督第一次降臨緊密地連系在一起的。如果基督沒有在第一次降臨時,對罪與撒但有決定性的勝利(西2:15),我們就毫無理由相信,祂最終還會回來,結束撒但對這世界的統治,使之恢復其原有的完美。但是我們既然擁有憑據,祂“顯現一次,把自己獻為祭,好除掉罪”,我們就有理由相信,祂必要“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來9:26,28)。 3.基督在天上的工作   基督賜給約翰的啟示清楚地顯明,天上的聖所是救贖計畫的核心(啟1:12,13;3:12;4:1-5;5:8;7:15;8:3;11:1,19;14:15,17;15:5,6,8;16:1,17)。那指出祂已經開始為罪人進行最後工作的各項預言,更增添了保證,祂不久要再回來接祂的子民回家(見本書第24章)。懷著信心相信基督正在積極作工,使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工作獲得完美的成果,已經為那些仰望祂再來的基督徒帶來極大的鼓舞。

二、基督復臨的方式

  當基督講到祂復臨日子已近的兆頭時,祂也關心祂子民可能為虛謊所騙。祂警告說,在祂復臨之前,“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跡、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24:24)祂說:“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裏’,或說:‘基督在那裏’,你們不要信。”(太24:23)預先的警告就是預先的武裝。為了使信徒能夠分辨真實的與虛假的基督復臨,聖經有幾段經文顯示了基督復臨方式的細節。 1.真正親自復臨   當基督乘雲升天時,有兩位天使對那些望天的門徒們說:“加利利人哪,你們為什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徒1:11)   換句話說,那位剛剛離開他們的主──一位有血有肉,親自升天的主,不是一個幽靈(路24:36-43)──會再回到地上。祂的復臨與祂升天一樣,乃是真正親自的復臨。 2.看得見的復臨   基督復臨不會是一種內在的、看不見的經驗,而是真實與看得見的基督相遇。為了讓人對祂可見的復臨沒有懷疑的餘地,耶穌警告門徒不要受秘密復臨的騙,就將祂的複臨以明亮的閃電為比喻(太24:27)。   聖經清楚地說,義人與惡人會同時看見祂再來。約翰寫道:“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啟1:7)基督講到惡人的反應說:“那時,人子的兆頭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太24:30) 3.聽得見的複臨   使這幅全宇宙都知道基督復臨的景象更生動的,是聖經所說:祂的再來為人所知,不但借著眼見,也借著耳聞。“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上帝的號吹響。”(帖前4:16)“號筒的大聲”(太24:31),將伴隨著聚集祂的子民。在此毫無秘密可言。 4.榮耀的復臨   基督復臨時,祂是以得勝者的姿態復臨,有大能力,並且“在他父的榮耀裏,同著眾使者降臨”(太16:27).寫啟示錄的約翰以一種最戲劇性的方式描寫基督復臨的榮耀。他描寫基督騎著白馬,領著無數的天軍。得榮耀的基督那超自然眩目的榮光,是有目共睹的(啟19:11-16)。 5.忽然與意外的復臨   渴望及等待基督復臨的基督徒,會感知復臨時間的臨近(帖前5:4-6)。但是對世上一般的居民,保羅寫道:“主的日子來到好象夜間的賊一樣。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帖前5:2,3;太24:43)   有人作結論說,保羅將基督復臨比喻為賊的來到,顯明基督將以某種秘密的、人看不見的方式降臨。但是這樣的看法,與聖經所描述基督會在人人看見的情況下,帶著大榮耀降臨的情況相矛盾(啟1:7)。保羅的論點,並非指基督在秘密中降臨,而是對那些抱著世俗思想的人,基督降臨就像賊來到一樣出乎意料之外。   基督將祂的降臨,用同一論點比喻為洪水之前的人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被洪水滅絕。“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38,39)雖然挪亞許多年傳講洪水要來,但來的時候卻使絕大多數人感到意外。那時活著的有兩種人,一種人相信挪亞的話,進入方舟得救;另一種人則選擇留在方舟之外,“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太24:39) 6.災變性事件   如同洪水的比喻一樣,尼布甲尼撒王夢中的金屬大像描寫了基督建立祂榮耀之國所用災變的方式(見本書第4章)。尼布甲尼撒王夢見一個大像,“這像的頭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銀的,肚腹和腰是銅的,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的。”以後,“見有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把腳砸碎……,正如夏天禾場上的糠粃,被風吹散,無處可尋。打碎這像的石頭變成一座大山,充滿天下。”(但2:32-35)   上帝借著這個夢,賜給尼布甲尼撒王世界歷史的概略。從他的時代到基督建立祂永恆的國(石頭),有四個主要的大帝國,然後是一批半強半弱的國家,會繼續在這世界的舞臺上。   自基督的時代起,釋經家就指出這些國家是巴比倫(605-539B.C.)、瑪代波斯(539-331B.C.)、希臘(331-168B.C.)、羅馬(168B.C.-476B.C.)(注1)。正如預言所說的,沒有另一個帝國繼承羅馬。在主後第四及第五世紀,它分裂為一些小國家,以後就成為現代歐洲的各國。多少世紀以來,有些強悍的統治者──查理曼、查理第五、拿破崙、希特勒等,都曾嘗試建立另一個世界大帝國,但都失敗了。“你既見鐵與泥攙雜,那國民也必與各種人攙雜,卻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鐵與泥不能相合一樣。”(但2:43)   最後,這夢的焦點集中在那戲劇性的高潮上:上帝永恆國度的建立。那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代表基督榮耀的國度(但7:14;啟11:15)。這國度乃是在基督複臨時,不用人的努力而建立的。   基督的國度不與任何人的帝國並存。當基督在地上羅馬帝國掌權之時,那打碎列國的石頭帝國還未來到。只有在鐵與泥攙雜之腳的階段,那列國分裂的時期之後才來到;是在基督複臨,將義人與惡人分開時才建立的(太25:31-34)。   到時候,這石頭或國度將“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打碎滅絕那一切國”,“無處可尋”(但2:34,44,45)。誠然,基督復臨確是一件驚動天地的大事。

三、基督復臨與人類

  基督復臨將觸及兩類人──那些已經接受祂所帶來之救恩的人,與那些不接受祂的人。 1.聚集選民   基督永恆國度建立的重要一面,是聚集一切蒙贖的人(太24:31;25:32-34;可13:27),到基督為之準備的天家去(約14:3)。   當一國元首拜訪另一個國家時,只有少數人能參加歡迎的行列。但是當基督復臨時,凡曾存活過的每一個信徒,不論年齡、性別、教育、經濟狀況或種族,都會參加基督復臨的大慶典。兩件事使這普世聚會的事成為可能:死去義人的復活,與活著的義人變化升天。   (1)在基督裏死了的人復活   在號筒吹響,宣告基督複臨時,死去的義人會復活成為不朽壞的與不死的(林前15:52,53)。那時,“那在基督裏死了的人必先復活”(帖前4:16)。換句話說,在活著的義人尚未被提到主那裏之前,他們就復活了。   復活的人與那些因他們離世而哀傷的人團聚。現在他們歡樂萬分!“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那裏?死啊!你的毒鉤在那裏?”(林前15:55)   復活醒來的人,已不再是進入墳墓時,那有病的、衰老的、肢體被切除的身體,而是新的、不死的、完全的身體,不再有造成腐朽的罪的記號。復活的聖徒經驗了基督完全恢復的工作,在靈、魂、體三方面都反照上帝完美的形像(林前15:42-54;見本書第26章)。   (2)活著的信徒變化升天   當死了的義人復活時,在基督復臨時還活在地上的信徒將會改變。“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林前15:53)   基督複臨時,沒有哪一群信徒比別的信徒更為優先。保羅告訴我們,那活著變化的信徒“必和他們(復活的信徒)一同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與主永遠同在。”(帖前4:17;參閱來11:39,40)這樣,在基督復臨大團圓時,所有的信徒都會在場,歷代以來復活的聖徒,以及那些在基督復臨時還活著的聖徒都在。 2.不信之人死亡   基督復臨,對得救的人乃是歡欣喜樂,對失喪的人則是毀滅的恐怖。他們已經如此長久拒絕基督的愛,並祂救恩的邀請,以致他們已經陷在欺人的虛謊裏(見帖後2:9-12;羅1:28-32)。當他們看見他們所拒絕的那一位,以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身分而來,他們就知道他們的喪鐘已經敲響了。絕望及恐懼使他們承受不了,他們就呼求沒有生命的受造之物護庇他們(啟6:16,17)。   此時,上帝會毀滅背道的宗教大聯盟巴比倫,“她又要被火燒淨了”(啟18:8)。這聯盟的領袖──那不法的隱意,那不法的人,……“主耶穌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帖後2:8)那強迫人接受獸之印記的權勢(見本書第13章),將要被丟進“燒著硫磺的火湖裏”(啟19:20)。剩下的惡人就被“騎白馬者(主耶穌基督)口中出來的劍殺了。”(啟19:21)

四、基督就要復臨的兆頭

  聖經不僅啟示基督復臨的方式與目的,也描寫了那些告訴人這個事件已經臨近的兆頭。那宣告基督就要復臨的第一個兆頭,發生在基督升天之後1700多年。陸續出現的其他兆頭,證明基督復臨已經十分接近。 1.自然界中的兆頭 基督曾預言說“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路21:25),又清楚地指出“日頭要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大能力、大榮耀,駕雲降臨。”(可13:24-26)此外,約翰看見在天上的兆頭之前先有大地震(啟6:12),所有這些兆頭,都標明1260年的逼迫結束(見本書第13章)。   (1)大地的見證   這項預言的應驗,是1755年11月1日所發生的“人所知的最大的地震”(注2),稱為里斯本大地震。其威力及於歐洲、非洲及美洲,包括的面積達四百萬平方英哩。它的毀壞力集中在葡萄牙的里斯本,幾分鐘之內,公共建築物及住宅被夷為平地,數以萬計(6萬至十萬左右)的人喪生(注3)。   這次地震在生命財產上的損失極大,而其對當代思想的衝擊亦十分深遠。許多活在當時的人認出它是末世預言的兆頭(注4),便開始認真的思考末日及上帝的審判。里斯本大地震促使人們研究預言。   (2)日月的見證   25年之後,預言中所提到的下一個兆頭應驗了──日月變黑。基督曾指出這兆頭應驗的時間,是在大災難之後,就是聖經其他地方所說1260年教皇大逼迫之後發生(太24:29;見本書第13章)。但是基督說,這些兆頭之前的災難會縮短(太24:21,22)。由於宗教改革的影響及其所衍生的各種運動,教皇的逼迫真的縮短了。到了18世紀中葉,它幾乎已完全停止。   這項預言是1780年5月19日應驗的。一陣異常的黑暗籠罩北美洲的東北部(注5)。   耶魯大學校長載特(Timothy Dwight)回想此事時說:“1780年5月19日是一個特別的日子。許多屋子都點起蠟燭。飛鳥寂靜,不知去向,家禽也回巢棲息……普遍的看法是,審判的日子近了。”(注6)   哈佛大學的威廉斯(Samuel Williams)報告說,那黑暗“約在上午10時至11時之間,從西南方的雲迫近而來,一直持續至第二天的半夜。各地黑暗的程度與持續的時間各異。有的地方‘人在戶外無法讀普通的印刷品’。”(注7)鄧寧(Samuel Tenny)認為:“那緊跟著而來的晚上的黑暗,可能是自從全能者命令有光之後,所見到過的最大的黑暗。……就算宇宙中每一個發光體都被不能透光的蔽光器所遮蔽或被消滅,其黑暗也不過如此。”(注8)   那天晚上9點鐘滿月升起,但黑暗卻持續至半夜以後。當人可以看見月亮時,月亮看來像血一樣。   寫啟示錄的約翰曾經預言那一天所發生的非常的事。他說在地震之後,“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啟6:12)   (3)星的見證   基督與約翰都曾說過眾星墜落為基督復臨已近的兆頭(啟6:13;太24:29)。1833年11月13日的大流星雨,是記錄中最大的一次,這個預言應驗了。據估計,一個觀察者平均每小時可以看見6萬顆流星墜落(注9)。這個異象從加拿大到墨西哥,從大西洋中部到太平洋都可以看見(注10),許多基督徒在其中看見聖經預言的應驗(注11)。   一個親眼看見的人說,“天空中幾乎沒有哪一個地方的哪一刻鐘,不被這些墜落的流星所充滿。它們有時成群地掉落,使人想起大風將未成熟的無花果從樹上搖落的景象。”(注12)   基督賜下這些兆頭,要基督徒警覺祂來的日子已經臨近,使他們可以在盼望中喜樂,並為之作充分的準備。祂說: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耶穌又設比喻說:“你們看無花果樹和各樣的樹,它發芽的時候,你們一看見,就自然曉得夏天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些事漸漸地成就,也該曉得上帝的國近了。”(路21:28-31)   這些日月星辰及大地的罕有見證,從基督預言,到它按著次序精確的發生,這樣的見證已吸引許多人注意基督復臨的諸項預言。

五、宗教界的兆頭

  聖經預言一些宗教界重要的兆頭會在基督回來之前發生。 1.宗教的大覺醒   啟示錄顯明,在基督複臨之前,將有一項普世的宗教大運動興起。在約翰的異象中,一位天使宣講基督複臨,象徵這項運動:“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他大聲說:應當敬畏上帝,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啟14:6,7)   資訊本身已顯明這資訊當在何時傳講。永遠的福音歷代以來就已經宣講。但是這裏所強調的,是福音審判方面的資訊。這只能在末時傳講,因為它警告說,“祂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   但以理書告訴我們,但以理書中的預言會在末時啟封(但12:4)。那時人會瞭解其中的奧秘。這預言的啟封會在主後1798年教皇被囚時發生,也就是1260年教皇得勢時期結束時。大自然中的兆頭及教皇的失勢,引領許多基督徒研究關於基督複臨兆頭的預言,結果對預言獲得了新的深刻的瞭解。   注意力集中在基督複臨的事上,也在普世振奮起對基督複臨的盼望。正如當年在基督教的國家中同時興起了各自的宗教改革運動一般,複臨運動也在各地迅速發展。這項運動的普世性,乃是基督複臨已經臨近的明顯兆頭之一。正如施洗約翰為基督第一次的降臨預備道路,複臨運動則為祂第二次的降臨預備道路──宣講啟14:6-12中的資訊,傳講上帝最後的呼召,叫人為救主的榮臨作好準備(見本書第13章及24章)(注13)。 2.宣講福音   上帝“已經定了日子,要借著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徒17:31)基督為了那一天而警告我們時,並沒有說要等到普世的人都悔改才有這審判,而是“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24:14)這樣,彼得鼓勵信徒要“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來到”(彼後3:12)。   從二十世紀的聖經翻譯與銷售數字可知,福音的見證已明顯增長。1900年,聖經約譯成537種語言。到了1980年,全本或部分聖經翻譯的語言已增加為1811種,這代表了世界將近96%的人口。同樣的,聖經全年的銷行量,也從1900年的540萬本增至1980年的3680萬本,外加5億本單行本(注14)。   除此之外,基督教現今已擁有各種不同用途的佈道資源:服務機關、教育與醫療機構、本地與外國工人、無線電與電視廣播,及相當龐大的財力。今天,強大的短波無線電臺,可以將福音傳到地上每一個國家。在聖靈的領導之下,使用這些無比的資源,能使那在我們這個時代將福音傳遍世界的目標成為事實。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約有700種語言的教友代表,1000種方言,如今正在190個國家中傳講福音,90%的教友住在北美之外。我們相信教育與醫藥工作在福音使命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因此教會開了近600家醫院、療養院、診所,19艘醫療船,27所健康食品工廠,86所大專院校,834所中學,4166所小學,125所聖經函授學校,33所語言學校。我們的51間出版社,以190種語文出版;我們的短波廣播電臺,向近乎世界人口的75%廣播。聖靈豐盛地賜福我們佈道的工作。 3.敬虔衰退   福音廣傳並不一定表示真實的基督教正大量增長。聖經反而預言,將近末時真靈性會衰退。保羅說:“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上帝。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提後3:1-15)   因此,在今天,愛自己、愛物質、愛世界,已經在許多人心中代替了基督的靈。人不再讓上帝的原則和祂的律法指導他們的人生,而由不法來取代。“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太24:12) 4.教皇重新得勢   依照聖經的預言,在1260年結束時,教皇會受到死傷,但卻不會死(見本書第13章)。聖經顯明這項死傷會得醫治,教皇會受人尊敬,他的影響力將再次恢復。──“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啟13:3)。就在今天,已經有許多人認為教皇是世上的道德領袖。   大致說來,正當基督徒以遺傳、人的標準、科學,代替聖經權威之時,教皇愈來愈高的影響力就來到了。基督徒如此行,就容易使他們受到那“行各樣的異能、神跡,和一切虛假奇事”的“不法之人”的傷害(帖後2:9)。撒但與他的道具,會由龍、獸及假先知三個污穢者所組成象徵罪惡的聯盟欺騙世人(啟16:13,14;13:13,14)。唯有那些以聖經為嚮導,“遵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人,才能成功地抵擋這個聯盟所帶來的欺騙。 5.宗教自由的衰退   教皇恢復其權勢,將會戲劇性地影響基督教。那付出極大代價、借政教分離而得到肯定的宗教自由,將會遭侵蝕而終被廢止。借著強大的政府支持,這個背道的權勢將會強迫所有的人採用她的崇拜方式。人人都必須在忠於上帝和祂的誡命,和忠於獸和獸像之間作選擇(啟14:6-12)。   強迫人遵從的壓力,也包括經濟的壓迫:“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啟13:17)最後,那些不肯同流合污的人將會面對死刑的懲罰(啟13:15)。在這最後的大患難時期,上帝會為祂的子民出面干預,拯救每一個名字記錄在生命冊上的人(但12:1;參閱啟3:5;20:15)。 6.不法的事增加   基督教內的靈性衰退,及不法之人的復興,導致教會內及信徒的生活中,愈來愈輕視上帝的律法。許多人已逐漸相信,基督已經廢除律法,基督徒已沒有義務遵守它。這樣漠視上帝的律法,就導致罪惡及不道德的行為增加。   (1)世上罪惡激增   目前多數的基督教界對上帝律法的不尊重,已導致現代社會蔑視法律與社會秩序。世界各地罪惡激增,無法控制。根據世界幾個首都的特派員們提出的報告說:“正如美國一樣,幾乎世界每一國家,罪惡都在增加。”“從倫敦至莫斯科至約翰尼斯堡,罪惡已快速地成為人主要的威脅,這使許多人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方式。”(注15)   (2)性革命   由於蔑視上帝的律法,廉恥、貞潔的約束也被打破,造成淫亂的氾濫。今天性已借著影片、電視、錄影帶、歌曲、雜誌及廣告而偶像化、商品化了。   性革命帶來的結果是:離婚率驚人地攀升,異常的性關係,如“開放的婚姻”、換妻遊戲、兒童性虐待,墮胎數目驚人,同性戀猖獗,性病流行,還有愛滋病(AIDS-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 7.戰爭與災難   耶穌說,在祂降臨之前,“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饑荒、瘟疫,又有可怕的異象和大神跡從天上顯現。”(路21:10,11;參閱可13:7,8;太24:7)當末日臨近,上帝軍兵與撒但軍兵之間的衝突更趨激烈時,這些災難的嚴重性與頻仍性也會加增,並前所未有地應驗在我們的時代中。   (1)戰爭   雖然有史以來戰爭一直困擾著人類,但從未像現今這般具有如此大的毀滅性與全球性。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所造成的苦難與死傷,比過去所有戰爭加起來的還要多(注16)。   許多人看出另一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性。第二次世界大戰並未杜絕戰爭。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已經有140次使用傳統武器的戰爭,千萬人喪生其中。”(注17)全面核戰爭的威脅懸在這世界之上,如同達摩克勒的劍一樣。   (2)天災   近年來災難急速增加,地震及氣候反常的災難接踵而至,不禁使人懷疑大自然是否出了亂子。──這世界若正經驗氣候及結構上的大改變,未來將更為劇烈(注18)。   (3)饑荒   過去發生過很多次饑荒,但從未有過像本世紀饑荒這樣的規模。世界從未像現在這樣,有千千萬萬的人忍受饑餓或營養不良之苦(注19)。未來的光景也好不了多少。這前所未有的大饑荒,清楚地指明基督復臨已經臨近。

六、隨時準備好

  聖經一再向我們保證,耶穌必要回來。祂是否在一年之後才回來呢?五年之後嗎?十年?二十年之後?沒有人真正知道。耶穌自己說:“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太24:36)   基督在地上工作即將結束之時,曾以十個童女的比喻來說明末日教會的經驗。那兩類童女代表兩類口稱等候主來的信徒。她們被稱為童女,因為她們自稱信仰純正。她們的燈代表上帝的話,油代表聖靈。   從表面看,這兩班童女極其相似;她們都出去迎接新郎,她們都有油在燈裏,她們的行為並沒有多大的不同。她們都曾聽到基督即將複臨的資訊,並期待祂復臨。但是後來明顯的遲延,使她們的信心受到考驗。   忽然之間,在半夜──在地上歷史最黑暗的時期,她們聽見那呼聲:“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現在這兩群童女之間的差異就顯出來了:有的童女還沒有準備好迎接新郎。這些“愚拙的”童女並非假冒為善,她們看重真理──上帝的話,但是她們缺少油──她們尚未受聖靈的印記(啟7:1-3)。她們滿足於表面的工作,未跌在耶穌基督的磐石上。她們有敬虔的外貌,卻缺少了上帝的能力。   當新郎來到時,只有那些預備好的與祂一同進去參加婚娶的慶典,然後門就關了。最後五個去買油的愚拙童女回來喊著說:“主啊,主啊,給我們開門!”但新郎回答說:“我不認識你們。”(太25:11-12)   當基督回來時,祂必須對祂所愛的一些人講這樣的話,該是何等可悲。祂警告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2,23)   在洪水之前,上帝曾差遣挪亞警告當時的人毀滅將要臨到。上帝又以同樣的方式,賜下三重警告的資訊,來預備世人迎接基督復臨(見啟14:6-16)。   一切接受上帝慈憐資訊的人,會因基督復臨而喜樂。這裏有明確的保證:“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啟19:9)誠然,祂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來9:28)   救贖主的復臨將上帝百姓的歷史帶到榮耀的頂點。那是他們得救的時刻,他們要帶著喜樂與崇拜的心呼喊說:“看哪,這是我們的上帝,我們素來等候他,……我們必因他的救恩歡喜快樂。”(賽25:9)

注1:Froom著《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卷一第456,894頁;卷二第528,784頁;卷四第396,846頁;亦見本書第24章。

注2:G. I. Eiby著《Earthquakes》164頁。 注3:見Sir Charles Lyell著《Principles of Geology》卷一第416-419頁;Francis Lieber編《Encyclopaedia Americana》10頁“Lisbon”;W. H. Hobbs著《Earthquakes》143頁;Thomas Hunter著《An Historical Account of Earthquakes Extracted from the Most Authentic Historians》54-90頁;懷愛倫著《善惡之爭》317,318頁;早期報告死亡人數為100,000人,現代百科全書中則可能只列報60,000人。 注4:見John Biddolf著《A Poem on the Earthquake at Lisbon》9頁,《基督複臨安息日會參考文庫》卷九358頁;Froom著《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卷二第674-677頁;1756年2月6日安立甘教會曾為此次地震禁食禱告一日(同上)。亦可參見T.D.Kendrick著《The Lisbon Earthquake》 72-164頁。 注5:參閱懷愛倫著《善惡之爭》318,320頁。 注6:John W. Barber編《Connecticut Historical Collections》403頁載Timothy Dwight語,《基督複臨安息日會參考文庫》。 注7:《Memoir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to the End of the Year1783》卷一第234,235頁載Samuel Williams撰“An Account of a Very Uncommon Darkness in the State of New-England”, 5月19日,1780;見《基督複臨安息日會參考文庫》。 注8:《Collections of the Massachusetts Historical Society for the Year1792》卷一第97頁Samuel Tenny信函。 注9:《The Telescope》7頁,Peter M. Millman撰“The Falling of the Stars”,參見Froom著《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卷四第295頁。 注10:Denison Olmsted著《Letters on Astronmy》348,349頁;見《基督複臨安息日會參考文庫》。 注11:Froom著《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卷四第297-300頁;參閱懷愛倫著《善惡之爭》348,349頁。 注12:1834年Benjamin Silliman編《American 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s》382頁轉載1780年11月20日號《Salt River Journal》中在Missouri的Bowling Green所觀察到之現象。 注13:見Froom著《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卷四;Damsteegt著《Foundations of the Seventh-day Adventist Message and Mission》。 注14:David B. Barrett編《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13頁“A Comparative Study of Churches and Religions in the Modern World A. D. 1900-2000”。 注15:1981年2月23日版《U. S. News & World Report》 65頁“Abroad, Too, Fear Grips the Cities”。 注16:《A Statistical Handbook》66,67頁。David Singer與Melvin Small著《The Wages of War1816-1965》。 注17:Ernest W. Lefever與E. Stephen Hung著《The Apocalypse Premise》394頁所引用柴契爾夫人的話。 注18:1982年2月22日《U. S. News & World Report》66頁Paul Recer撰“Is Mother Nature Going Berserk”? 注19:Ronald J. Sider著《Rich Christians in an Age of Hunger》228頁所引用聯合國出版開發建議補助材料“Facts on Foods”(Nov1974)中說,世界一半人口20億人營養不良。                                   但以理書 解釋      第2章         第7章     時間週期表(第7章)      第8章       時間週期表(第8-9章) 巴比倫      金        獅子 瑪代波斯     銀        熊                      綿羊         主前457年 希臘(分裂的)  銅        豹四頭                    山羊 四角 羅馬(異教)   鐵        第四個獸     基督第一次降生       小角         基督在天上至聖所作祭司工作,但9:24;來8-9章                                                     (基督徒的紀元) 分裂後之羅馬(歐洲) 鐵與泥    十角                                       羅馬(教皇)            小角       主後538年          小角 基督複臨     石頭       審判(在天上)  1260年 主後1798年     潔淨聖所(在天上)  主後1844年,2300年(主前457年至1844年) 上帝的國     成為一座大山   上帝的國     ……            (上帝的國)
 

Written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