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善惡之爭

為了上帝的聖德,祂的律法,以及祂對宇宙的統治,整個人類都參與了基督與撒但之間的善惡大鬥爭。這項爭戰始于天庭。那時,一個受造能作自由選擇的生靈,因高抬自我,變成了撒但,成了上帝的仇敵。他領導部分天使參與反叛,又領亞當夏娃犯罪,使背叛的靈進入了這個世界。人類的罪,導致上帝在人身上的形像遭到扭曲,受造世界的秩序被破壞,終於導致洪水滅世。受造的全宇宙都在觀看,這個世界已經成為宇宙爭戰的舞臺。從這爭戰中,上帝的愛終會清楚地彰顯。為了在這戰爭中幫助祂的子民,基督差遣聖靈及忠誠的天使,在他們得救的路上一路引導、保護及支持他們。 ──基本信仰第八條
聖經描寫一個宇宙性的上帝與撒但之間的善惡大戰爭。瞭解這是整個宇宙都牽涉在內的戰爭,可以回答耶穌為何要來到地球的問題。

一、宇宙性的大爭戰

  善惡之間的大爭戰竟在天上開始,這真是深奧難解的事。罪如何能在一個完美的環境中產生?   天使,受造時高人一等(詩8:5),受造原是要享受與上帝親密的交通(啟1:1;3:5;5:11)。他們具有優越的能力,但要聽從上帝的話(詩103:20)。他們的工作是僕人或“服役的靈”(來1:14),他們通常是肉眼看不見的,但常常以人的形體顯現(創18:19;來13:2)。罪就是由其中一位天使帶進宇宙的。 1.大爭戰的起源   聖經用推羅王與巴比倫王作表號描寫的路錫甫,說明了這宇宙性的爭戰是如何開始的。“明亮之星(直譯為路錫甫),早晨之子啊,”“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上帝的聖山上。”(賽14:12;結28:14)(注1)聖經又說:“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你從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後來在你中間又察出不義。”(結28:12,15)   雖然罪的出現既無法解釋,也毫無道理。但仍可從路錫甫的驕傲中尋得其根源;“你因美麗心中高傲,又因榮光敗壞智慧。”(結28:17)路錫甫不肯滿足于創造主所賜給他的高位,他自私地貪求與上帝平等:“你心裏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上帝眾星以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賽14:12-14)他想望上帝的地位,卻不要上帝的品德。他要抓住上帝的權柄,但不是祂的愛。路錫甫對上帝政權的反叛,是他變為撒但“仇敵”的第一步。   路錫甫的隱秘行動,使許多天使看不見上帝的愛。於是對上帝政權的不忠與不滿蔓延開來,直到三分之一的天使加入他的反叛(啟12:4)。上帝國度的平安被破壞了。“在天上就有了爭戰”(啟12:7)。這天上的戰爭發自撒但,聖經描寫他是:“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12:9) 2.人如何受牽累?   撒但被逐出天庭,就將反叛帶到地上。他化裝為一條會說話的蛇,再用那使他墮落的相同謬論,有效地破壞了亞當夏娃對創造主的信心(創3:5)。撒但在夏娃心裏挑起了對她自己地位的不滿,便瘋狂地希望與上帝同等,就輕易相信了那試探者的話……懷疑上帝的話。她違背上帝的命令,吃了禁果,並影響她丈夫也吃。他們相信蛇的話過於相信創造他們的主,不信與不忠於焉產生。可悲的是,這在天上開始的善惡之爭的種子,竟在地上生了根(見創世記第3章)。   撒但引誘我們始祖犯罪時,巧妙地從他們手中奪得了地上的統治權。如今撒但自稱為“這世界的王”,就從他新的首府──地球,向上帝、向上帝的政權、向全宇宙的和平挑戰。 3.對人類的衝擊   當罪使上帝在人身上的形像被扭曲時,基督與撒但之間的爭戰就已昭然若揭。雖然上帝借著亞當夏娃將恩典之約賜給人類(創3:15,見本書第7章),但他們第一個孩子該隱殺死了他的兄弟(創4:8)。罪惡持續增加,直到有一天,上帝論到人時說:“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創6:5)   上帝以一次大洪水除滅了地上不肯悔改的罪人,潔淨了地球,給予人類一個新的開始(創7:17-20)。但是不久之後,忠心的挪亞的後裔偏離了上帝的約。雖然上帝應許不再用洪水滅世,他們卻無恥地將他們對祂的不信賴化為具體行動,建造巴別塔,想要借之通天,好在以後再有任何洪水時能有逃生之路。這一次上帝混亂了人類的普世性語言,敉平了人類的背叛(創9:1;11:1-9)。   過了不久,當世人幾乎又全部背道之時,上帝將祂的約賜給亞伯拉罕。上帝計畫要借著亞伯拉罕使世上萬國得福(創12:1-3;22:15-18)。但是亞伯拉罕的後代子孫,卻不忠於上帝恩典的約。他們為罪所纏累,幫助撒但達成了善惡大爭戰中的目標,將這約的創始者及保人釘死在十字架上。 4.地球是宇宙的舞臺   約伯記中記載了一次宇宙性的會議,有宇宙各處的代表參加,使我們更瞭解善惡的大戰爭。這項記載開始的話是:“有一天,上帝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里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伯1:6,7;參閱2:1-7)   實際上,耶和華曾說:“撒但,看約伯罷,他忠心地遵守我的律法,他是完全人。”(見伯1:8)   當撒但回答說,“是的,他之所以完全,豈不是因為他事奉你,你在保護著他嗎?”基督的回應是:容許撒但以任何方式試驗約伯,只要不傷害他的性命(見伯1:9-2:7)。   約伯記所給予的宇宙的透視,為基督與撒但之間的大鬥爭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這個地球乃是舞臺,這善惡之間的戲劇性戰爭正在演出。正如聖經所說:“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4:9)   罪使神人之間的關係斷絕了,並且“凡不出於信心的都是罪”(羅14:23)。違犯上帝的誡命或律法,乃是缺乏信心的直接結果,是關係破裂的證據。上帝借救贖的計畫意欲恢復人對創造主的信心,以致顯現在順從之愛的關係中。正如基督所說的,愛導致順從(約14:15)。   在我們這個法紀廢弛的時代,那些絕對的標準已變得模棱兩可,不誠實受讚揚,賄賂成了生活方式,淫亂猖獗,個人與國際盟約都遭到破壞。將眼睛轉離這絕望的世界,仰望一位關心我們而全能的上帝,乃是我們的特權。這更廣闊的視野,顯示出要結束這場宇宙性爭戰的救主為我們贖罪的重要性。

二、宇宙的問題

  在這生死的搏鬥中,它的中心問題是什麼? 1.上帝的約與律法   上帝的道德律法之於宇宙存在的重要性,正如物理規律之於宇宙持續發揮其功能一樣。罪是“違背律法”(約壹3:4),或像希臘原文anomia所指的“目無法紀”。目無法紀乃是拒絕上帝及其政權的結果。   撒但非但不對世上不法的事負起責任,反而責怪上帝。他說,上帝的律法專橫,侵犯了個人的自由。他更進一步控告說,既然不可能遵守這律法,它就妨礙了受造生靈的最高利益。撒但如此陰險的破壞律法,乃是企圖推翻上帝的政權,甚至要推翻上帝。 2.基督與順從的問題   基督在地上工作時所面臨的試探,顯示出順服上帝旨意的重要性。在面對試探時,祂獨自與頑敵戰鬥,這便造就祂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來2:17)。基督在曠野禁食了40日之後,撒但試探祂,要祂將石頭變成餅,以證明祂真是上帝的兒子(太4:3)。撒但曾在伊甸園試探夏娃,使她懷疑上帝的話,現在他也試圖使基督懷疑上帝在祂受洗時所說的話:“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3:17)基督若靠自己來解決問題,將石頭變成餅,以證明祂是上帝的兒子,那麼祂就會像夏娃一樣,表現出不信任上帝的態度。這樣,祂的使命就必以失敗收場。   但是,基督最重要的事乃是靠祂父的話而活。雖然祂十分饑餓,祂回答撒但的試探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裏所出的一切話。”(太4:4)   撒但在另一次企圖擊敗基督的嘗試中,讓基督看世上萬國榮華的全貌,應許祂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太4:9)他暗示基督如此行就能免受髑髏地的痛苦,完成祂的使命,重新得回世界。在對上帝絕對的忠誠中,耶穌毫不猶疑的命令說:“撒但,退去罷!”然後,祂便用聖經作為這場大爭戰中最有效的武器,祂說:“當拜主你的上帝,單要事奉他。”(太4:10)祂的話結束了這場戰爭。基督完全信靠父,擊敗了撒但。 3.髑髏地的決戰   髑髏地成了這宇宙大爭戰的焦點。耶穌的使命將近結束時,撒但更加努力要讓耶穌的使命落空。撒但成功地利用了當時的宗教領袖,他們因基督受眾人所愛而生的妒嫉,引起了軒然大波,使祂不得不結束祂的公眾佈道(約11:45-54)。由於一位門徒的出賣及捏造的假見證,耶穌被捉拿、受審判、被定死罪(太26:63,64;約19:7),耶穌在絕對順從上帝的旨意之下,保持忠誠以至於死。   基督的生與死所帶來的益處,不只限於人類這個世界而已。論到十字架,基督說:“現在……這世界的王(撒但)要被趕出去”(約12:31)。“這世界的王受了審判”(約16:11)。   這宇宙的大爭戰在十字架達到頂峰。基督在撒但的殘酷之前所顯示的愛與忠心的順從,破壞了撒但的地位,確定他終必敗亡。

三、對耶穌的真理之戰

  在今天猛烈攻擊基督權威的爭戰中,不僅針對祂的律法,更針對祂的話──聖經。有些釋經法甚至發展到不容許上帝的啟示有任何地位(注2),看待聖經一如其他古代文獻,並以相同的批判法分析。愈來愈多的基督徒,包括神學家們,不再奉聖經為上帝的話,為上帝啟示的無誤旨意。結果,他們置疑聖經對耶穌基督的觀點,人們爭辯祂的神性、為童女所生、各種神跡以及復活(注3)。 1.最重要的問題   當基督問,“人說我人子是誰?”時,門徒回答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耶利米或是先知裏的一位。”(太16:13,14)換句話說,大多數與耶穌同時代的人,都認為祂只是一個人。聖經的記載繼續說,耶穌問祂的十二門徒說,“你們說我是誰?”   “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太16:16)   “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16:17)   今天,每一個人都要面對基督問門徒的這個問題。人對這生死攸關問題的回答,則有賴於對上帝聖言見證的信心。 2.聖經要道的中心   基督是聖經的焦點。上帝邀請我們明白在耶穌裏的真理(弗4:21),因為祂就是真理(約14:5)。在這宇宙性大鬥爭中,撒但的一個策略,是讓人相信他們離開耶穌也可以明白真理。因此一些真理的中心被個別性或結合性的提了出來。如:(1)人,(2)大自然或能見的宇宙,(3)聖經,(4)教會。   雖然在啟示的真理上都有它們的部分,但聖經說基督是這一切的創造主,同時也超越了這一切。唯有在其源頭的那一位裏面,才能找到它們真實的意義。將聖經要道與基督分開,就會誤解“道路、真理、生命”(約14:6)。將基督之外的真理當作中心真理,既適合那敵基督者的本性,也適合他的目標(希臘原文“敵基督者”不僅意味著反對基督,更意味著代替基督)。在教會的教義上,以某些其他的東西代替基督,撒但便達到了他的目的,將人的注意力轉離唯一使人有盼望的那一位。 3.基督教神學的功能   這宇宙性的觀點揭露了撒但的企圖,他要將基督在宇宙中與在真理中應有的地位挪開。神學的目的,是為了研究上帝及其與受造物之間的關係,它必須以基督為準則來闡明一切教義。基督教神學的使命,乃是要激發人對上帝聖言權威的信心,並以基督為中心來代替一切基督之外的其他真理。當如此行時,這真正的基督教神學,就為教會作了美好的服務,因為它直達暴露宇宙大爭戰的根源,並以那唯一不容置疑的道理──聖經所啟示的基督去應對。以這個觀點來說,上帝可以用神學作為有效的工具,幫助人反抗撒但在地上的惡行。

四、教義中的意義

  善惡之爭的教義,使我們知道這大爭戰影響著世上的每一個人,事實上,它觸及宇宙每一個角落。聖經說:“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6:12) 1.這教義使人經常儆醒   瞭解了這項教義後,使人深信需要與罪惡爭戰。得勝的唯一途徑,是借著信靠耶穌基督──那位萬軍的元帥,就是“有力有能的耶和華,在戰場上有能的耶和華!”(詩24:8)如保羅所說,接受基督拯救的策略,就是要“拿起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藤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上帝的道;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6:13-18)真實的基督徒具有何等的特權,他們是以忍耐、忠信為生活的特徵,並隨時準備好爭戰,時時依靠使我們“得勝有餘”(羅8:37)的那一位。 2.它解釋受苦的奧秘   罪惡不是來自上帝。祂既“喜愛公義,恨惡罪惡”(來1:9),就不能因世上的不幸而埋怨祂。那墮落的天使撒但,才應該為殘酷與受苦負責。當我們從善惡之爭的角度看盜竊、殺人、葬禮、罪惡、意外──何等令人心碎──我們才能更瞭解事情的真相。   十字架一面證明了罪帶來的毀壞,一面也證明了上帝對罪人之愛的深度。這樣,善惡之爭的主題,便在教導我們要恨惡罪但愛罪人。 3.它顯示目前基督對世人愛的關懷   基督回到天上時,並未撇下祂的子民為孤兒。祂在深切的同情中,為我們與罪惡對抗預備了每一樣可能的幫助。聖靈被差遣來“代替”基督,作我們忠誠的同伴直到基督再回來(約14:16;太28:20),天使也奉差遣參與祂救靈的工作(來1:14)。我們保證會得到勝利。我們在面對未來時,可以擁有希望與勇氣,因為一切都在我們的主掌握之中。我們的口可以讚美祂救贖的大工。 4.它顯示十字架宇宙性的意義   基督的服事與受死,都關係著人類的得救,因為祂來是要捨命,使我們的罪得赦。祂如此行,就將撒但為攻擊祂父的品德、律法與管理而散佈的謠言澄清了。   基督的生活闡明了上帝的公義與良善,並顯明上帝的律法與政府的公正。基督顯明撒但對上帝的攻擊是無理的,並表明,悔改的信徒只要完全靠賴上帝的大能與恩典,就能超越每日的試探和挫折,過得勝罪惡的生活。

 

注1:“路錫甫”,譯自拉丁文Lucifer,意為擎光者。“早晨之子”為通行的用語,意為“晨星”──venus。“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希伯來原文若直譯出來,就是:“發光的一位,黎明之子。”用最高、最明亮的行星──金星(venus),形容未墮落前的撒但最適當不過,因它將路錫甫從何等崇高的地位墮落描繪了出來(《基督複臨安息日會參考文庫》“Lucifer”)。 注2:見基督複臨安息日會全球總會執委會1986年檔“聖經研究法”Hasel著“Biblical Interpretation Today”。 注3:見K. Runia著《The Present-Day Christological Debate》,G. C. Berkouwer《The Person of Christ》14-56頁。

Written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