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創造

上帝是萬物的創造主,並且祂創造過程的真實記錄,已在聖經中啟示出來。六日之內耶和華造了“天地”及地上一切的活物,並在那第一周的第七日安息。祂設立了安息日,作為祂完成創造大功的永久紀念。那作為上帝創造之頂尖傑作的第一個男人和第一個女人,蒙賜予這世界的管理權,並負責照顧這個世界。這世界創造完成時,乃以“甚好”來稱頌上帝的榮耀。 ──基本信仰第六條
聖經的記載既簡單又明瞭。在上帝創造的命令下,“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出20:11)立即出現。只不過六日的時間,一個原來“空虛混沌”的大地,變為綠意盎然的星球,其上充滿各類生長的動植物。我們的星球裝飾了清澈、純淨、亮麗的色彩,各種形狀及各樣的香氣。它們依照高超的品味,精確的細節及功能而組成。
  然後上帝“安息”了,停下來欣賞、慶賀。因為祂的安息,那六天的榮美,就會永遠被紀念。讓我們快速地窺視一下聖經對起初的記載吧!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那時地被水與黑暗所包圍。在第一天,上帝將光明與黑暗分開了。稱光為“晝”,稱暗為“夜”。   第二天,上帝“將水分為上下”,將大氣與地上的水分開了,使環境適合生命。第三天,上帝將水聚在一處,建立地與海。然後上帝覆蓋了赤裸的海岸、山嶺與山谷。“於是地發生了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各從其類;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創1:12)   第四天,上帝設立日月星辰,“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日頭管晝,月亮管夜(創1:14-16)。   上帝在第五天創造鳥及水族。祂創造它們“各從其類”(創1:21),顯明祂所造的生物,會各從其類地持續繁衍。   第六天,上帝造了較高等的動物。祂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創1:24)。   接著到了創造工作的高峰。“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1:27),“上帝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1:31)。

一、上帝具有創造力的話

  詩人說:“諸天借耶和華的命而造;萬象借他口中的氣而成。”(詩33:6)祂這具有創造力的話,是如何發生作用的呢? 具有創造力的話與預先存在的物質   創世記中的話:“上帝說”,介紹了那負責六日創造大工的上帝充滿能力的命令(創1:3,6,11,14,20,24)。每發出一個命令,就有創造的大能,將空虛混沌的地球化成樂園。“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33:9)誠然,“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來11:3)。   這具有創造力的話,並不靠賴預先存在的物質。“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來11:3)雖然有時上帝使用預先存在的物質──亞當與野獸是用塵土造的,夏娃是用亞當的肋骨造的(創2:7,19,22),──其實,所有物質都是上帝造的。

二、創造的故事

  人們對於創世記中創世的記載曾提出許多問題。聖經頭一卷書中的兩段創世記載,是否有彼此矛盾的內容?創造的日數是實實在在的六天,或是代表一長段時期?諸天──日、月,甚至星辰──都是六千年前才創造的嗎? 1.創世記載   聖經中有兩段創世的報導,其一記在創1:1-2:3。另一段記在創2:4-25,兩者是彼此和諧的。   第一段是按照時間的次序敍述萬物的受造。   第二段起始處,英文雅各王欽定本的譯文是這樣的:“……的後代記在下麵”。這是創世記中用來介紹家族歷史的用語(參閱創5:1;6:9;10:1)。這段敍述描寫出人在創造中的地位。它不是完全依照時間的次序,但顯示出每樣東西都是為人的生存而準備的環境(注1)。這一段比前一段更詳細地描寫了亞當夏娃的受造,以及上帝在伊甸園中所預備的環境。此外它又讓我們知道人的本性以及上帝政權的性質。這兩處創世的記載,唯有按照字義及歷史來接受,才能與聖經其餘的部分相和諧。 2.創造周的日子   聖經創世記載中的一日,明顯地是24小時的時間。“有晚上、有早晨”是舊約時代上帝子民量度時間的典型用語(創1:5,8,13,19,23,31),是以晚上或日落作為開始的每一天(見利23:32;申16:6)。如此說來,如果在利未記中是指一天,那麼在創世記中,指數千或數百萬年,乃是毫無理由的。   在創世記中譯為“日”的希伯來文是“yom”。當“yom”與一個確定的數目放在一起時,它總是指24小時的一天(例如創7:11;出16:1)。這是另一個憑據,顯明創世記載中所講的,是實在的24小時的日子。   十條誡命提供了另一個證據,證明創世記中的創世記載,指的是實在的日子。在第四條誡命中,上帝說:“當紀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上帝當守的安息日。……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出20:8-11)   上帝再次簡略地講到創世的故事。每一天(yom)都有創造的行動,然後便是創造周的頂點,安息日。因此用24小時的安息日,來紀念創世時實際的一周。若是每一天延伸至千千萬萬年,第四條誡命就會變得毫無意義了(注2)。   一些引用彼後3:8“主看一日如千年”這話的人,想要證明創世的日子,不是實際的24小時的日子。但他們忽略了同一節經文結束時也說,主看“千年如一日”。那些要將創世記的日子解釋為千萬年,或長遠不定期的百萬年或億萬年的人,乃是在質疑上帝聖言的正確性──正如那蛇試探夏娃所作的。 3.“諸天”是指什麼?   有人因為經文說“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2:1;出20:11),並說祂在六千年前創造周的第四日造了日、月、星辰(創1:14-19)而感到惶惑,其實這並不足為怪。一切星體是否都是在那時造成的呢?   創造周並不包括上帝自永恆就已居住的天在內。創世記第1章與第2章所說的天,僅指最接近地球的行星與恒星。   誠然,地球不僅不是基督最先的創造,且極可能是最後的創造。聖經描繪上帝的眾子,可能是一切未墮落的諸世界所有的亞當,在宇宙某個遙遠的角落與上帝相聚(伯1:6-12)。但至今太空探索還未發現其他有生物的星球。它們顯然位於浩瀚的太空裏──遠在我們這為罪污染的太陽系不能到達之處,以防止受到罪惡的污染。

三、創造的上帝

  我們的創造主是什麼樣的神呢?如此無限的一位大能者,竟會關心我們──在祂宇宙中遙遠角落裏的一粒生命微塵?祂創造了宇宙之後,是否繼續創造更偉大更美好的東西呢? 1.關懷的上帝   聖經的創世記載從上帝開始,隨即轉到人類身上。這顯示上帝創造天地,乃是為人類準備完美的環境。人類,無論男女,都是上帝榮耀的傑作。   這項記載顯示,上帝是一位元細心的計畫者,祂關心受造之物。祂為人栽植了一個特別的花園為家,並給他們培植這園子的責任。祂創造人類,使人類與祂有一種關係,這種關係不是強迫的、不自然的。祂創造他們,使之具有選擇的自由,並有愛祂及事奉祂的能力。 2.創造主上帝是誰?   三位一體上帝中的每一位,都參與了創造之工(創1:2,26)。而那積極從事創造的一位,乃是上帝的兒子,先存的基督。摩西在他創世記載的開始寫道:“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約翰想起這些話,特別提到基督在創世中的角色,說:“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萬物是借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借著他造的。”(約1:1-3)約翰接著在同一段中,十分清楚地說明他所寫的這一位:“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約1:14)耶穌是創造主,祂說要有地,就有了地(參見弗3:9;來1:2)。 3.上帝大愛的展示   上帝的愛何等深厚!當基督懷著關愛的心俯首在亞當身上,塑造這第一個人的手時,祂必定知道,人的手有一天會被濫用,甚至會將祂釘在十字架上。在某種意義上,創造與十字架已融合為一,創造主基督從創世以來就已被殺(啟13:8)。但祂神聖的預知(注3)並未阻止祂。就在髑髏地的陰影之下,基督將生命的氣息吹進亞當的鼻孔裏,雖知道這項創造的行動會剝奪祂生命的氣息。那無法測度的愛,乃是創造的基礎。

四、創造的目的

  上帝所行的一切都是出於愛,因為祂就是愛(約壹4:8)。祂創造我們,不僅使我們可以愛祂,也為了祂可以愛我們。祂的愛使祂在創造中分享祂所能賦與的最大恩賜──存在。那麼聖經是否已經指出,宇宙與其中居民存在的目的呢? 1.為了彰顯上帝的榮耀   借著祂的創造大工,上帝彰顯出祂的榮耀。“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它的量帶通遍天下,它的言語傳到地極。”(詩19:1-4)   為何要如此顯明上帝的榮耀呢?大自然發揮了為上帝作見證的功能。祂計畫以創造之工領人到他們的創造主跟前。保羅說:“自從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1:20)   當我們被大自然吸引來到上帝跟前時,我們會學到更多上帝的品德,一些我們可以吸收到自己生命中的品德。並且借著反映上帝的聖德,我們會將榮耀歸給祂,這就實現了我們被造的目的。 2.為了使人遍滿地面   創造主不是要讓地成為一個孤寂、空虛的星球,它要成為有人居住之處(賽45:8)。當第一個人覺得需要伴侶時,上帝創造了女人(創2:20;林前11:9)。如此祂設立了婚姻制度(創2:22-25)。創造主不僅將這新造世界的管理權賜給這對夫婦,並說:“要生養眾多”(創1:28)。祂賜給他們特權來參與創造這個世界。

五、創造的意義

  人想要忽略創造的教義。他們說:“誰在乎上帝如何造這地球呢?我們需要知道的是如何進入天國。”但上帝創造的教義,卻“構成了基督教與聖經神學不可少的根基”(注4)。一些基本的聖經觀念,植根于上帝的創造中(注5)。實際上,上帝如何“創造天地”的知識,最終能幫助人進入啟示錄的作者約翰所說的新天新地。那麼,創造的教義究竟有什麼意義呢? 1.拜偶像的抗毒劑   上帝那創造主的身分,將祂與其它的神祇區別出來(代上16:24-27;詩96:5,6;賽40:18-26;42:5-9,44)。我們應當崇拜那造我們的神,而非我們所造的神。因為祂是創造主,祂就配得我們全心全意的效忠。任何妨礙這種效忠的關係,就是偶像崇拜,必須受上帝的審判。這樣,忠於創造主,乃是一件攸關生死的事。 2.真崇拜的根基   我們崇拜上帝,乃是因為祂是我們的創造主,我們是祂所造的(詩95:6)。這個主題的重要性,表現在基督回來之前所發出的呼召中:“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啟14:7)。 3.安息日──創造的紀念   上帝設立了第七日作安息日,每週提醒我們,我們是祂所造的。安息日乃是一項恩典的禮物,不是講我們所行的,而是講上帝已經為我們作的。祂特別賜福這一天,將它定為聖日,讓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除了工作之外,生活還應包括與創造主交通、休息,以及慶祝上帝奇妙的創造大工(創2:2,3)。為了強調它的重要性,創造主便將這叫人紀念祂創造大能的紀念日,放在道德律法的中心,作為祂創造的永恆標記(出20:8-11;31:13-17;結20:20;參閱本第20章)。 4.婚姻──神聖的制度   在創造周裏,上帝設立神聖的婚姻制度。祂要這種二人之間神聖的結合永不分開:男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他們要“成為一體”(創2:24;可10:9;參見本書第23章)。 5.真實的自我價值之基礎   創世的記載說,我們是照上帝的形像造的。這項理解提供了人真實價值的觀念,使我們無法輕看自己。我們的確在創造中蒙賜獨特的地位,享有特權經常與創造主交通,並有機會變得更加像祂。 6.真實相交的基礎   由於上帝是創造主,因此祂也是父親(瑪2:10),並啟示了全人類的兄弟關係。祂是我們的父,我們是祂的兒女。不論種族、性別、地位,都是照上帝的形像造的。人瞭解並應用這項觀念,就會消除種族、信仰,及其它各種偏見與歧視。 7.人的管家責任   既然上帝創造我們,我們就屬乎祂。這個事實表示,在我們靈、智、體的各項功能上,我們有作忠心管家的神聖責任。行事為人若離開上帝而一意孤行,就顯明我們是忘恩負義了(見本書第20章)。 8.對環境的責任   在創造時,上帝將第一對男女放在一個園中(創2:8)。他們要培植地上的植物,管理所有的動物(創1:28)。因此,我們有上帝所賜保存並維護我們環境的責任。 9.勞動的尊嚴   創造主要亞當“修理看守”伊甸園(創2:15)。在那完美的世界中,祂指定人類這項有用的職業,顯明勞動的尊嚴。 10.物質世界的價值   在創造的每一階段,上帝都說祂所造的是“好”的(創1:10,12,17,20,21,25)。祂宣稱祂完成的創造都“甚好”(創1:31),因此受造之物的本質都不是惡的,乃是善的。 11.悲觀、孤獨的救藥   創世的記錄顯示,各樣東西並非偶然進化而成,而是為了某專案的而受造。人類被設計要與創造主有一永恆的關係。當我們明白我們受造是有一個理由時,人生就會豐盛、充滿意義。許多人所說的痛苦、空虛與不滿便會消失,代之以上帝的愛。 12.上帝律法的神聖性   上帝的律法在人類墮落之前就已存在。人類在未墮落前就已遵守它。它乃是要表明人自由的限度,警告人免於自我毀滅(創2:17),並要保護上帝國度子民的幸福與平安(創3;22-24,參見本書第19章)。 13.生命的神聖性   生命的創造主仍繼續參與塑造人的生命,使生命具有神聖性。大衛因上帝參與他的出生而讚美上帝,“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子上了。”(詩139:13-16)以賽亞書中,主說祂是:“從你出胎造就你的。”(賽44:24)因為生命是上帝所賜,我們必須尊重它。實際說來,尊重生命是我們該有的道德責任。

六、上帝創造的大工繼續進行

1.上帝已經完成了祂的創造大工嗎?   創世的記載以這樣的話結束:“天地萬物都造齊了。”(創2:1)新約聖經說:“其實造物之工,從創世以來已經成全了。”(來4:3)這是否說基督的創造大能已不再發揮作用了呢?斷乎不是。那具有創造力的話,仍然以不同的方式運行著。   (1)基督及其具有創造力的話   創世四千年之後,一個百夫長對耶穌說:“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太8:8)耶穌正如祂在創造時所行的,說話──那僕人就得了醫治。借著耶穌在地上的傳道工作,那將生命帶給亞當無生命軀體的創造能力,也叫死人復活,又將新生命帶給那些求祂幫助的受苦者。   (2)今天仍具有創造力的話   這個世界或這個宇宙,都不是靠它們內在的能力而運轉,是創造它們的上帝保守並維持著它們。“他用雲遮天,為地降雨,使草生長在山上。他賜食給走獸和啼叫的小鳥鴉。”(詩147:8,9;伯26:7-14)祂用祂的話托住萬有,並且“萬有也靠他而立”(西1:17;來1:3)。   我們身上每一個細胞的功能都靠賴上帝。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每一次眨眼,都是在講述慈愛創造主的照顧。“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徒17:28)   上帝的創造能力,不僅參與創造,也參與救贖與重建。上帝重造人心(賽44:21-28;詩51:10)。保羅說:“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弗2:10)“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後5:17)那將許多銀河拋在宇宙中的上帝,正使用著同一能力,將那最敗壞的罪人變成祂自己的形像。   這種救贖與重建的大能,並不僅止於改變人的生命。就是那原先創造天地的同一能力,在末日審判後,將重造天地──將它們造成新而壯麗的世界──新天和新地(賽65:17-19,啟21,22章)。

七、創造與救贖

  這樣,創造與救贖在耶穌基督裏會合了。祂曾創造一個宏偉的宇宙與一個完美的世界。不論介於創造與救贖之間的異同如何,它們都具有深長的意義。 1.創造持續的時間   在創造時,基督發出命令,便立刻成就。創造並未借漫長時期的變化而成,而是靠著祂大能的聖言。在六日之內,祂造齊了萬物。但是為什麼還需要六天的時間呢?祂不是只要說話,萬物在剎那間就造成了嗎?   或者祂喜歡用那六天的時間逐步展示我們的星球;或者這段“延長的”時間,乃是和祂賦與每一樣受造物的價值有關;或者是由於祂要啟示人七日一周的模式,以此作為活動的週期以及祂要人享有的安息。   但是基督成就的救贖大工,並非說一句話即成。救人的過程跨越數千年之久。它關係到舊約與新約,基督地上三十三年半的生活,以及之後在天上將近兩千年的代求。這是個悠長的時期──依照聖經年代,自創世至今約有六千年,人仍未回到伊甸園。   將創造需要的時間與重造所需時間對比之下,顯示出上帝的作為總是為了人的最高利益。創造的時間短暫,顯示出祂熱切要造出完全成熟而且能欣賞祂創造的人。若創造必須經過長時期的逐漸發展,而使完工的時間遲延,那麼就與一位慈愛上帝的品格相反。再造時所容許的一長段時間,顯示出上帝要盡可能拯救更多人的慈愛願望(彼後3:9)。 2.基督的創造大工   在伊甸園中,基督講了具有創造力的話。在伯利恒,“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約1:14)創造主變成了創造的一部分。何等徹底的虛己啊!雖然沒有人看見基督創造世界,但許多人見證那大能使瞎子的眼開了(約9:6,7)、啞巴說話了(太9:32,33)、大麻瘋得醫治(太8:2,3)、死人復活(約11:14-45)。   基督來成為第二個亞當,人類新的開始(羅5章)。在伊甸園,祂賜給人生命樹,而人竟在髑髏地將祂掛在樹上。在伊甸園裏,人滿有上帝的形像屹立著,而在髑髏地,人子卻以罪犯的形狀掛著。在創造的星期五,與釘十字架的星期五,二者都說“成了”,意指創造的大工完成了(創2:2;約19:30)──前者是基督以神的身分完成,後者則是基督以人的身分完成;前者在迅速的大能中,後者在人的受苦中;前者只是暫時,後者卻是為了永恆;前者遭遇墮落,後者則勝了撒但。   最初將生命賜給人的,是基督那雙完美神聖的手;那將永生賜給人的,則是基督那雙被釘而流血的手。人不僅受造,他還可被再造。這兩種創造都同樣是基督的工作──二者都不是借裏面的進化自然達成的。   我們按上帝的形像而受造,蒙召要榮耀上帝。我們是上帝的傑作,祂邀請我們每一位與祂相交,天天尋求基督更新的大能,好使我們能更充分反照祂的形像而榮耀祂。

 注1:L. Berkhof著《系統神學》182頁。

注2:即使認為創造的每一日僅一千年之長,也會造成問題。依這樣的演算法,到了第六日晚,──他生命的第一天,亞當就會比聖經記載的他的總歲數還大(創5:5)。見Jemison著《基督徒的信仰》116,117頁。 注3:見本書第4章。 注4:《基督複臨安息日會參考文庫》357頁“Creation”。 注5:同上;1986年10月9日號《評閱宣報》11-13頁Arthur J. Ferch著“What Creation Means to Me”。

Written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