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分享-張正喜長老

張正喜長老 我是第二代基督徒。小時候父親非常嚴格,上小學守安息日遇到很大的挫折。小學四至六年級我參加學校的棒球隊,打得非常好,當時的夢想是將來成為一名棒球明星。但叔叔伍新民牧師堅決反對,要我走傳道的路,爸爸也有同樣的看法。只有媽媽站在我這邊,她心疼孩子小,要到本會大津學校讀書,生活起居一切都得自己來,太辛苦。但爸爸到底還是決定了我的命運,我被送到屏東大津讀國一。 國二叛逆期,我想著學費的昂貴,父親的重擔,於是偷跑回家,第二次成功了,從早上坐上第一班車,到下午才回到台東的家中。父親看到我時沒說甚麼,我表示要工作不讀書了,於是叫我第二天跟著他上山去工作。我還記得那天我們砍了一個上午的樹,到下午兩點才回到工寮吃午餐。我一路哭回去。父親問我,作農辛不辛苦?我點頭說辛苦。父親問我要不要回學校好好讀書?我說要。但是自己是偷跑回家的,礙於情面,我只好仍然留在家中,有工作時就去打打零工賺點小錢。 但上帝介入我這一個小小孩的生活,給了我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讓我重新回到學校受教。有一天,老闆給我一捆細水管,要我把它們從山上拿回村莊的辦公室,答應給我一天的工資。我非常高興,就扛起水管,一路哼著歌飛奔下山。就在一個交叉路口上,我碰到了學校的校長艾約翰牧師和梁正雄老師。他們剛好開車來台東拜訪,順便招生。他們問我要不要回學校讀書,我想也沒想就一口答應了。後來我每次回想這機遇,實在感謝上帝,只要差上一秒鐘,我的人生恐怕又是完全不同的境界了。 我是在國一時,學校的春季禱告週受洗的。在茂林,由紀萬鎮牧師施浸。高中畢業後我先當兵,後來才回魚池讀了一年神學,第二年轉讀醫療科系,來台北臺安之後,越發感覺執照的重要,於是申請到美國讀書,取得文憑再回來工作。 當兵是我人生很特別的一段日子。我只是一個高中剛畢業的二等兵,許多事都不懂,可是我卻在軍中表現優異,曾作過四次的專題演講,每次大約半小時;參加老總統蔣公的讀書報告,獲得全連第二名。有次辯論被臨時抓去總結,竟然贏得了最佳辯論獎。這一切,不能不歸功於上帝在三育中學裡給我的教導,訓練我思考力、上台不害怕,能夠專注、學會抓重點,並能使用文字來表達。

Written by